• 价格指数网会员
  • 华强电子网会员
会员登录关闭

  • 用户名:
  • 密   码:
  • 华强电子网会员在此登录
  • 如果不是会员,请联系我们申请开通。
关闭

顾文军的专栏

前言:时光的流逝不能带走对友谊的回忆。 江上舟老师离开我们快三个月了,我的心情也渐渐平稳,从痛苦,思念到追忆,不再是当初的“泪飞顿作倾盆雨”。今夜中秋的月亮格外皎洁,窗外细雨濛濛,我的思绪也随着月光散发开来,让我再回梦乡忆恩师。来追忆我和江老师这段忘年交。而每忆及此,眼前便不断浮现出江老师鞠躬尽瘁,坦荡无私,兴业为公,提携后进的音容笑貌,胸中那积蓄已久的怀念之情如潮水般起伏涌动,久久难以平复。


窗外雨濛濛---追忆江上舟老师


    6月27号的晚上,我在成都。听闻上海有雨,没想到成都也在下雨,是不是老天也感觉到了这天的悲哀。濛濛细雨带着幽幽的悲戚扎在我身上,却刺在我的心里,让我隐隐感觉到丝丝不安。淅淅的小雨中,一个挚友告诉我江老师走了。顿时,我心与天同,热泪涌眶而出。那一刻,我的心冰凉到了极点,浑身错愕,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回到现实。细雨夹着我的泪水簌簌从脸上流下,茫然的面孔,模糊的眼神仿佛让我看到了天堂里的江老师。


    成都的雨夜中,我听到了这个不想听到的消息。其实我是有预感的:三周前江老师和我还有短信来往,交流中国半导体和中芯国际的一些发展的事情,那时刻他的心还完全在中国半导体和中芯国际上面;两周前江老师已经不回短信了,但显示收到了短信;可一周前,手机关机了。我当时心里一沉,想起6月5号去医院看他的情形,不禁隐忧中夹杂着害怕。


    噩耗确认后,我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悲伤,失声痛哭。我和江老师其实认识时间并没有多久,但从相见,相识,相交到相别这一年半的时间里,他的高风亮节,一心为公使我深受感染。擦去眼泪,平静下自己的情绪,我渐渐打开了那恍如昨日的记忆。“思往事,惜流芳,易成伤”。追忆分成四部分:“相见于中芯困境”、“相识于武芯危难”、“相交于中国芯方案”、 “相别于一心为芯”。


追忆一 相见于中芯困境


    虽然江老师从中芯国际创立伊始就有着中芯情缘,而我也曾在中芯国际工作过两年。但我们的交集却是从2009年的11月9号的傍晚开始。我清楚的记得那一刻,瑟瑟秋风中,中芯国际面临着成立以来最大的风雨飘摇:与台积电的官司失利,导致公司“割地赔款”,前途未卜。而这天的下午,我帮一位业内朋友约见了当时中芯的CEO张汝京(Richard),谈完公事,Richard给我说:我来介绍下我们董事长给你认识。那是我第一次和江老师见面:他握着我的手,亲切地给我说“你就是顾文军啊,这么年轻啊,你分析中国半导体产业分析地很好,点评地也很好。以后要多多支持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或许冥冥有天意,就在我要走出门的一刹那,江老师突然叫住我:我把我的手机号给你,以后多联系。


    到了当天晚上,我得到一个震惊的消息:Richard辞职了!对作为从中芯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的我,以及作为中国半导体产业分析师的我来讲,这个消息绝对是地震性的。我知道意味着什么,对江老师来说意味着什么:千斤重担他来挑!


    第二天的早上8点钟,没有任何征兆地我接到了江老师打来的电话,告诉我Richard辞职的消息,以及眼下中芯的困境。他说中芯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但也有了巨大的改变,他非常有信心。当时他事情特多,电话很快就结束了。这就是我第一次和江老师的电话交流。


    其实这次动荡,也拉开了江老师在中芯国际高度负责,鞠躬尽瘁的“芯”篇章。而他最后的岁月也大多围绕这而展开。当时的中芯国际绝对是屋漏又逢连夜雨:对外“割地赔款”,客户疑虑加大;内部则是一直的掌控人---张汝京辞职,管理层面临重建,员工人心惶惶。并且中国半导体制造业的“萎靡”表现和中芯国际连年亏损使得半导体制造业和中芯国际已经成为很多人眼中的“鸡肋”。那个时刻,绝对是“乌云压城城欲摧”。而癌症尚未完全康复的江老师丝毫没有顾及个人的身体健康,而是毅然接过了这副重担。其实他这次身体不好,也正是从这个时刻开始的。可谓是“辛苦遭逢起一芯”。


    过了大概一个月,我去康平路江老师的办公室。这次是我们之间第一次深入交流,而这一聊就是一上午。我首先就问他为何不顾个人身体健康而来接这个困难重重,暗流涌动的“烂摊子”。我委婉地给他说:这是一个很重的担子,中芯国际的问题绝不是官司输掉,换个CEO这么简单。江老师微微一笑:有困难,有压力更要去做啊,否则都觉得压力大,都不做,国家还要不要发展半导体啊?我既然做了中芯国际的董事长,我就要负责任;既然出了这些事,我就一定要管;我已经是半条命了,还怕什么。中芯过去多年的发展不能在我这里毁掉。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和他探讨过,因为我知道“勇于担当,知难而上”是他的性格;我知道“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祝福避趋之”早就刻在了他的心里。


    话题自然转到了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之路上,虽然江老师担任中芯国际董事长已经半年了,但还是很谦虚,他说:“我是半导体的门外汉,担任半导体行业协会理事长不到2个月。我去跑了产业链上十几家公司,对这个产业有了些了解,所以才找你来和你交流。你别怕,也别有顾虑,咱们今天没有年龄差别,没有职位差别,就当作朋友探讨一下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应该怎样发展,你有什么看法,大胆讲,放开说,错了没问题,我也不是专家。”;“你是行业分析师,我看了你很多文章和观点,很不错。我们探讨一下”。在江老师的大胆鼓励下,我把我关于中国半导体产业以及制造业发展的思考和思路给江老师做了详尽的汇报。而接近三个小时的交流中,江老师没有丝毫的架子,当我们有不同意见时,他从来没有用他的经历,资历和地位来反驳,而是从产业的角度,来探讨问题。在整个交流中,每讲到中国企业和产业取得的成绩时,江老师总是笑逐颜开;而每讲到中国企业面临的问题时,他则愁眉紧锁。


    临至分别,江老师给我说“今天聊得很好,我会再好好想想我们今天的内容。中国一定要发展好半导体产业,需要更多你这样的年轻人来参与。虽然现在中国的半导体产业还有很多问题,但是我相信一定会好起来。我很有信心。中芯国际也是这样子。”


    时光慢慢流逝,再后来,几乎每个月我都要和江老师促膝长谈一次,话题几乎都是围绕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而我和江老师也慢慢从“相见”到“相识”。而2010年成芯和武芯(原武汉新芯)的事情,则让我更加见识了江老师为国家半导体产业高度负责,鞠躬尽瘁的精神。请见追忆二:相识于武芯危难


 


 

  • 阅读(38466)  |   评论(19)  |   推荐(124)
网友评论
头像
  • 匿名中!
  • 2012/6/28 17:58:28回复
  • 头像
  • 匿名追忆
  • 2011/9/26 10:34:53回复
  • 头像
  • 匿名诗情画意
  • 2011/9/26 10:34:00回复
  • 头像
  • 匿名写的很好
  • 2011/9/26 10:33:18回复
  • 头像
  • 匿名思往事,惜流芳,易成伤
  • 2011/9/26 10:32:35回复
  • 头像
  • 匿名窗外雨濛濛
  • 2011/9/26 10:31:57回复
  • 头像
  • 匿名追忆
  • 2011/9/23 9:42:27回复
  • 头像
  • 匿名好有诗意
  • 2011/9/23 9:41:51回复
  • 头像
  • 匿名相见恨晚。
  • 2011/9/14 17:11:20回复
  • 头像
  • 匿名名字好比诗意的画。
  • 2011/9/14 17:09:46回复
  • 发表评论(已有19条评论)
    看不清,换一张
    关闭

    积分抽奖

    您的当前积分分。

    写评论拿积分,积分抽奖最高可中iPhone!

    立即抽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