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价格指数网会员
  • 华强电子网会员
会员登录关闭

  • 用户名:
  • 密   码:
  • 华强电子网会员在此登录
  • 如果不是会员,请联系我们申请开通。
关闭

sunfog的专栏

    (接上)“早卖啦,早卖啦”------有点懊悔的语气,晚两天出手就可以多将近2W块钱啊!


    啥意思?你不是1500一斤出的手吗?


    早三个月就不是这个价了,现在最便宜的都是2500一斤,多的都到了3200,3300了。


    哪种IC最好卖?或者说哪种IC价值最高。


    电脑芯片或者打印机上的芯片最值钱,其次就是手机和数码主板里面的IC。


    罗总,我有货出给您,都是手机屏IC来的,您多少收?


    有多少?


    挂完电话,我转头问包子。


    咱们家那些废旧IC有几斤了,趁热赶紧卖了换点钱花。


    上个星期称了不到4斤。


    X哦,200W颗IC才4斤多点?真TMD 坑爹,这玩意也太不打秤了吧。


    琢磨着这点量卖不起钱,转头问老婆。


    你们家不是有几个在香港提打字复印机的嘛?问问他们在香港有没有废旧的复印机或者打字机上的IC?咱们也去倒倒货仓?


    老家在娄底新化县洋溪镇:一个靠打字复印起家的小城镇。这里有一个行当,叫倒货仓或者提货。流行于上世纪90年代末,一直持续到现在。大致操作方式就是去香港在把一些从日本,美国进口回来二手或者破烂打印机,复印机进行整体打包回收。然后用不同的零部件进行部分内部或者外观的维修和翻新,以全新或者半新的价格卖给广大二三线城市的专营打字复印店老板。或者租给一些中小企业办公用。大家不要小看这个行业,这个行业可是养活了咱们城镇90%的人口啊。现在这个行当由以前的整柜偷渡入境发展到单兵作战,即利用公民的港澳通行证进出香港新界一带的货仓内找货,在7天内选定合适的机台,然后带回大陆脱手。平均小的每台毛利300,大的上千或者更多。


    还不成想。老婆那边就有个叫龙胖的亲戚恰好在香港那边倒货,而且听说那边仓库里就有没拆下来的IC。我一听大喜,赶紧约了一起吃饭。


    在布吉街下的公交,然后找了一个叫小肥羊的火锅店坐下开始等人。大热天的,火一开我的汗水就开始流了。其实不开火我的汗水也没停流过。大概半个钟,电话响了,然后上来一个结实的胖子。


    哈哈,向鬼!原来是你啊!


    龙胖,好久不见了啊!


    太熟了,高四那年在镇里的中学补习,认识的一班踢球的哥们。其中一个就有龙胖。打篮球出身,文化课特差,为了高考拼分“被”报了体校,练出了一身“横”肉。咱们的专业门神。


    都是熟人,见面后一个劲热聊以前的一些糗事。当然一些花边打个哈哈就过,毕竟老婆在边上不方便。


    恩那里葛的主板镐头有IC?-----翻译一下“你那的主板上有IC?”


    有些有,有些冒得。都是废品,恩要了做么葛?


    (方言就不翻译了,大致意思都明白的)


    我有用啦,你搞点给到我。


    这个东西香港很多,你要的话我帮你弄。


    聊完正事,就是喝酒。今天带了包子来,我啥都不怕了。哥三先是一人2瓶啤酒打底,然后换成52度的高炉家。一顿饭从中午吃到下午,就差没到宵夜了。最后龙胖顶不住包子的劝酒,说有点事要撤了,晚上还有局。一顿饭下来,3个人消灭了3瓶52度的白酒,6瓶啤酒。


    一宿无话,有话我就是神仙了。第二天下午起来草草扒了口饭,然后开始研究香港倒货的事情。一听我要去香港,老婆的热情非常高涨。


    我要CHANEL 的5号香水,50ML装的。


    欧莱雅的唇彩,Benefit的也行。要这XXX型号的,我写给你。


    我还要。。。。这个,写上。。。


    长长的清单上写满了老婆的,她家小妹的,她老妈的什么护肤的保湿的东西。我看着那叫一个头大。虽有怨言,但哪敢抗命!想起一首歌这么唱来着“。。。。男人真的命苦。。。”


    大晴天,除了热还是热,身上背了一个袋子,手里一个小拖车。同行的龙胖更夸张,整整3部小拖车外加2个大包。俨然一个手拖车贩子外加拐卖人口的。我问他一个人到时候怎么过海关。他说有办法的,到时候再说。


    罗湖口岸过关,转港铁,然后公车。2个钟后,我们到了新界葵涌一带。一路上龙胖不断介绍说哪里有红灯区,哪里有货仓,哪里是黑帮聚集地,哪里是销赃的。------嘿!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话入正题。到了目的后,接待我们的是一个香港本地人,年纪在45左右,中等个,一脸精明像,几乎听不懂国语。我们叫他全叔。5天内我们要找齐货,由他中介付款和托收。这就是这里的规矩。


    因为我是第一次来,跟龙胖他们找的东西也不一样,就委婉的描述了一番我要找的东西。


    全叔,我要揾一些复印机上用嘅IC,湿滞您讲低我边度可以揾到货?


    呢种货喺XX一带有好多,唔知系咪你睺住嘅嗰种。


    要嗰种拆下嚟嘅IC,上便冇PCB板嘅。


    呢种我要问一下。你等等哈!


    阿娣,你嗰便有冇复印机上嘅IC,一个一个嘅!


    “。。乜野。。”


    大概等了半个钟,全叔帮我们问到有个地方有一些货,要我们去看看。说着给了联系方式给我们。要我们去的时候就讲是他介绍的。


    这些套路地球人都明白,还不就是中介费嘛。咱们也不废话,直接按照地址杀奔过去。


    在一个叫娣姐的那里找到了一些IC,都是复印机或者电脑主板上拆下来的那种,个头有点大。看上去都是全钢的壳子,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黄金。又拆不开,整个一个铁坨。真有种想砸了看看的冲动。


    娣姐,您呢便仲有冇其佢嘅啊,手机屏里嘅嗰种IC有冇。


    “有啊有啊”。一听说找手机,娣姐来劲了,麻利地带着我们去他的一个货柜。


    打开门,满眼的手机壳料,手机整个的也有,屏和主板绑在一起的也有。而且我找到了一盒一盒小颗粒的东西,开始以为是IC,但看仔细后才发现是摄像头。整整一个货柜,除了两个栈板的中间有条可容一个人侧着过去的小通道外,其他都是。估计得有上百万的手机套料。


    我有点傻眼,这些东西我搞是可以搞,但是数量太大了,我怕吃不下。而且不是我的主要目的。


    有冇呢种小颗粒嘅IC?说着我给了她几个手机屏上拆下来的IC。


    “冇”


    一连找了好几家,真是开了眼界,一个货柜一个货柜的都是成批成批的手机啊,主板啊。有很多还是全新的,但是想象中一个个拆下来的IC还真没有。大部分都是跟主板连在一起的,他们也不愿意拆下来卖。


    都下午7点多了,没看到合适的。龙胖也去别的地方找货了,我就一个人在葵涌一带随便找了个旅馆住了下来。不贵,两人房才300港币不到。附近草草吃了个什么虾饺就回旅馆看电视睡觉,然后告诉龙胖地址,要他如果没地方了就来我这里睡。


    住啥宾馆,直接去X店嘛,一个晚上也才300港币,还有。。。。


    一串****的话语出来,我就知道为什么他那老婆每隔两个小时一个电话查岗的原因了。


    第二天继续,都是按照全叔还有一些去过的老板介绍的地址找的,没有合适的。


    第三天还是这样,除了少量的10来斤带点PCB板的和一些拆下来也不知道有没有金的IC外,其他都没看到合适的,正在我准备回去的时候。全叔打了个电话给我,说是有一批海关扣下的IC,在他们仓库放了有5-6年了,问我要不要。


    一听我就来精神了,马上背了包就跑。


    果然,还真是IC。外箱标识都是完好的,是大陆退港的物料。数量还不小,都堆了有3个卡板。乖乖,这得有上亿颗了。看得我一个心跳。这种货和操作方式我在FOX见过,也自己操作过,还培训过一批人怎么操作这个。这都是为了平海关关务账,把一些废旧的或者残次品以良品的品名报关出去,然后再进口进来。重复操作N次,来抵扣掉之前直接出到国内的一些保税品关务帐。这种操作在保税工厂非常常见。估计这批是最后一批,出口方直接不要了,拿了出口核销单直接抵税去了,然后人员更迭,一下就5-6年不管事。


    但是这种直接以IC出口并进口这种方式不划算,进口税太高了,IC本来就是高价值的东西,不可能以IC作为品名重复进口冲账的。我有点怀疑全叔在晃点我,但是我不敢找他要清单或者进口报关单看。做这种生意不像玩淘宝,一个个帮你描述清楚明白。这里都靠眼光,靠经验。有点像潮州还有福建那边一带的说法,叫“赌牡蛎”。话说福建沿海的渔民养的牡蛎要吐珍珠了,就找买家来看货,对着整整一片海的牡蛎定价。牡蛎都是水里活的,拆一两个看看有没有货可以,但是全拆就有点像“爸爸要儿子去买火柴要全部点着”的故事了。


    好一个赌字了得。当时我就赌这批货肯定不全部是IC,而且肯定是报废品和部分良品掺杂一起的。不然人家不会不要了,而且铁定不是海关查扣的东西。


    “呢种货有几多数量”


    “唔多唔多,才三个托盘。你睇,都喺度”


    “乜野价”


    “全部拖走,40W港币”


    估摸了下重量,毛重都超过900公斤了。不过里面都是有盒子的,而且是加了栈板重量在里面,而且还有报废品,全部IC话估计不到100公斤。算算都2000港币一斤了。


    全叔,可唔得以全餐拆开睇。如果都系好嘅,我按您嘅价格俾你!


    唔得以,只可以开几个箱子!


    就拆三个箱子,每隔栈板一个点呀?


    “唔得以,让你拆两个啦”----全叔说得很委屈一样。


    指甲划开一箱。“咦,怎么都是好的”我愣了一下神。从上到下都是一盒一盒的IC。有点小慌乱,一旁的全叔一脸得色。


    抱着不服输的心理我掏开了第二箱,其实心里蛮担心全部都是好的,非常紧张,额头汗都冒出来了。我发现我有一个毛病,一紧张,额头就流汗。但是我坚信我的经验。因为我以前在操作的时候都只有1-2盘放在上面的是好的,然后下面的半好半坏,再然后就全是废品。


    “你睇,上便系好嘅,下面就全系坏嘅”指着一盘从第二箱子的下层找到的IC。


    “放咗咁耐,坏咗也正常嘛”-----全叔嘴硬。


    我也不多说,也不顾及他的感受就开了第三箱。果然有一半好一半坏。


    然后我瞄了下全叔,发现他的眼神开始有点虚了。


    不管他,我把手伸向第四箱。。。


    第五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我指着箱子底层满满废旧PCB板给全叔看。全是坏的PCB板,排线,还有碎玻璃和铅块,塑料片等玩意。终于,在开到第10个箱子的时候全叔急了,掏出电话开始骂人,什么“麻甩佬啊”“顶你个肺”“拾下拾下”的都出来了。


    等到他骂完,全叔问我价格。


    “13W港币,全部拖走”-----拆了这么多,心里有底了。


    咪制啊,最少35W。


    一番讨价还价下来,我满载而归。当然,三个托盘的东西该分开的分开,没用的丢了后,剩下的不多,但也装了6大箱子,一个手拖车都满了,外带我一个包里也有一些。


    过关的时候,我有点紧张,好怕过关的时候有人查,因为我那些箱子里面没做什么手脚,全是好的和坏的IC,重量还不轻。我满脸大汗地问龙胖怎么整,那老小子一脸轻松,电话打个不断,混不把3小拖车货当回事。电话完了后瞅瞅周边的人,然后拆了一箱子金莎巧克力。


    拿着一盘就找“面善”的人问。“兄弟,能不能帮忙带点东西。。。。。”


    原来龙胖那老小子,一早就打好主意要人**了。也算划算啦,一个拖车的给两盒巧克力,一个提机台的一盒。我和龙胖在香港安排人提货,那边有龙胖的伴当黎鬼接货。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多,还没吃饭的,路上都是吃巧克力过来过来的。还背一个包,拖一个箱子,都老沉老沉了。另外还有100多斤东西确实带不动了,放龙胖那里,改天去拿。


    老婆,没找到莎莎。你的东西都没买,放下包后把半盒巧克力给老婆递过去。


    铜锣湾那里全部都是啊,写很大的招牌的S--A--S--A的。


    哦,英文啊,我看不懂的,老婆。你知道我英文很差的。


    。。。我打你,我打你哦。。。


    IC脱手后,我一个月内又连着去了几趟香港,给老婆买了几个包,几套化妆品。又给内地的岳父岳母寄了几套深海鱼油啊,卵磷脂啊,钙片啊之类的回去。总算把老婆那边混过去了。


    顺带请全叔几个吃了顿饭,潇洒了2个钟。走的时候全叔说想来深圳看看,我一口答应没问题,当然我知道他来深圳想看什么。这种混香港新界而且有点门路的还是要好好巴结的。


    还不成想,半个月后我接到全叔电话,说他有个朋友来深圳看看,要我帮忙照顾下。


    你看,这不来事了嘛。(未完待续)

  • 阅读(40204)  |   评论(29)  |   推荐(96)
网友评论
头像
  • 匿名练摊华强北(四)
  • 2012/5/22 14:35:30回复
  • 头像
  • 匿名好博文
  • 2012/5/22 10:49:32回复
  • 头像
  • 匿名期待后期的故事
  • 2012/5/22 10:48:50回复
  • 头像
  • 匿名很精彩
  • 2012/5/22 10:48:21回复
  • 头像
  • 匿名谢谢分享
  • 2012/5/22 10:48:00回复
  • 头像
  • 匿名好文章
  • 2012/5/16 17:16:53回复
  • 头像
  • 匿名未完待续
  • 2012/5/16 17:16:22回复
  • 头像
  • 匿名学习
  • 2012/5/16 17:15:43回复
  • 头像
  • 匿名下一期
  • 2012/5/16 14:23:19回复
  • 头像
  • 匿名连载啊
  • 2012/5/16 14:22:59回复
  • 发表评论(已有29条评论)
    看不清,换一张
    关闭

    积分抽奖

    您的当前积分分。

    写评论拿积分,积分抽奖最高可中iPhone!

    立即抽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