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价格指数网会员
  • 华强电子网会员
会员登录关闭

  • 用户名:
  • 密   码:
  • 华强电子网会员在此登录
  • 如果不是会员,请联系我们申请开通。
关闭

朱军山的专栏

原创文章

1992年,深圳市政府雄心勃勃在做一件大事:引进国际半导体公司在深圳建立半导体厂。市政府成立了当时名为“超大规模集成电路项目”的办公室,由赛格集团代表市政府具体实施。在这种大环境下,我刚好从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获得硕士,作为特殊人才引进到深圳。这个项目是当时市政府重点项目,报纸经常有报道,市政府和电子部特别重视,电子部调来两个厅级领导来负责这个项目,在香港海边购地准备建厂。我当时在项目办公室工作,项目小组有8个人,由赛格集团总工程师叶鲁教授负责,赛格集团董事长马福元和后来的董事长王殿甫亲自领导这两个人在中国电子行业的影响力和职位都很高,马福元从国家计算机局的局长位置调任赛格,王殿甫则是从办公厅主任位置调任。当时这个项目是几多:领导过问最多、报纸报道最多、受关注最多;但是事情出现变化,国际一流的半导体晶圆厂不敢贸然进入中国,后来总算引进了ST---即意法半导体厂,同意与赛格集团合资成立半导体生产厂,即后来的深圳赛意法微电子。这个由ST控股的公司注册资本一亿美元,由ST入股60%,赛格集团代表国有资产入股40%。我是项目的筹备人员,参与项目的立项、论证、购地、注册等初期的一系列工作。然后由赛格集团推荐,并且借到新加坡考察的机会专门接受了ST亚太区副总马斯基的面试,然后作为中方代表到这家公司工作,由赛格集团员工成为意法半导体的员工,从此开始了十年的意法半导体的工作生涯。


深圳赛意法微电子的两家股东大概情况需要做些交代。ST,即过去的STS-THOMSON,现在叫STMicroelectronics, 1987年由意大利的Società Generale Semiconduttori (SGS) Microelettronica与法国汤姆逊(Thomson)公司的半导体分部Thomson Semiconducteurs两家半导体公司合并而成,该公司自19985月汤姆逊撤股后由SGS-THOMSON更名为意法半导体(STMicroelectronics)。在公司更名之前,ST有生产过个人处理器,当时是全球排名前20位的半导体公司,变更为意法半导体后停止了个人处理器的研发和生产,反倒通过在其它领域的努力成为欧洲最大的半导体供应商,全球排名也上升为前10位。ST在功率器件、音频和视频芯片、SMART CARD芯片等是全球第一,在全球半导体公司的排名在10位到4位之间,目前是欧洲最大的半导体公司。


深圳市赛格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86年,是由深圳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等四家股东出资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14亿元。2009年赛格集团资产总额67.25亿元,实现销售收入44.12亿元。赛格集团拥有下属企业24家,其中深圳赛格股份有限公司、深圳赛格三星股份有限公司为深交所上市公司。 赛格集团为全国企业500强、全国制造业500强企业。集团连续十年获全国电子百强企业称号、广东省企业100强称号。赛格商标为广东省著名商标,赛格品牌获2008年度广东省十佳优秀品牌。


当时两家公司的合作引起了世界半导体界的轰动。这种轰动原因在于,ST是世界半导体行业接近前十位的公司,来到了一个半导体技术非常落后的中国投资。当时不要说ST,就是比ST名气小很多,技术档次低很多的台湾、日本半导体厂都不敢轻易到中国投资;因为半导体行业,是世界公认的资金密集和技术密集的行业,就深圳赛意法微电子来说,虽然注册资本一亿美元,实际总投资早就超过50亿人民币,这对占地面积35000平方米的单个工厂来说无疑是非常大的。另外一个引起轰动的原因是,这个项目的中方是赛格集团,这个集团在20年前,是在中国非常有影响力的电子集团。当时的知名度并不下于今天华为、中兴等公司。


在意法半导体的起始职位就是工程师。初期我的工作是参与工厂建设。这个工厂的地点在福田保税区里面,由市政府出面获得土地35千平方米。当时的福田保税区刚刚完成填海造地,没有路,更没有水电。保税区的官员带我走到一块宽大的空地中央,指给我插在地上的一根竹竿,然后对着地图说“这就是你们的土地”,我一看傻了眼,福田保税区这么大的区域,170万平方米,完全是填海造出的地,没有任何建筑,没有道路,中间没有任何标记,根本无法确定哪里才是公司边界,就全靠这跟竹竿;我赶快汇报给公司,由公司请人天天看守这个竹竿,不让别人移动。几个月后,设计开始,建设大军开进,由竹竿作为坐标,定出整个工厂区域,开始修路,埋管,埋电缆等等。十几年后,我才知道,中国的半导体国际化发展之路就是从这跟竹竿开始,由于赛意法微电子的成立,打破了西方半导体公司的顾虑,他们陆续进入中国;同时,因为有赛意法的培训和员工流动,使这些来到中国的半导体厂能够聘请到合格的工程师,这无形中带动了整个产业,使中国半导体走上世界,使中国半导体产业在国际上的比重,由1992年占全世界的0.8%,到最新的2013年统计,中国半导体占世界的比重已经达到5%, 这是后话。


中国在1993年的时候,工业化刚刚起步,制造也还是以香港企业的一些组装加工为主,生产一些简单的工业产品,比如小型收录机,电视机,冰箱;高端的制造业,比如半导体制造、生物制药、汽车等等几乎没有,因此,当时开办半导体厂的难度,比我们现在想象的难度要大。比如,很难找到一家符合半导体厂要求的供应商和承包商。比如清洁公司,可能不但不能清洁好,还污染了半导体厂内部的环境;又比如废物处理,深圳当时的固体废物处理还刚刚有个概念,一般的工厂有废物就倒到普通垃圾桶,大家习以为常,这是完全不符合国际要求的。再比如国内的通信,无法达到大数据量的实时传输,当时中国打电话到欧洲的费用,接近20元人民币一分钟,是普通人员几天的工资,换成现在就是三百元一分钟的通话费,这简直是天文数字,但是当时就是这样。集成电路的生产特点,是每天要与欧洲总部传递大量的数据,数据不能中断,因此必须租用电话专线,即把电话公司到欧洲的一条电话线全部租下来,只供ST使用,然后按每分钟20元人民币付给电话公司,这样算下来,一天的费用多少?一年的费用多少?可想而知。另外一种方案是租用卫星,费用也是非常高。后来两种方案都用过,仅仅这项,ST的费用就十分惊人。我举出这个例子,只是想说明,当时国际半导体厂在中国建厂的难度。


ST不愧为顶级的跨国公司,他们从世界各国抽调了精干的团队来负责项目的建设和启动:新加坡工厂的副总经理HK LEE、意大利工厂的项目总监G BRATA、美国工厂的计划经理BONFIGLIO、马来西亚的动力经理KH NG、新加坡的计划经理AFANSO SAQILON、马来西亚生产经理JC SOON、马来西亚工厂设备经理SH XIAO、马来西亚工业工程(IE)经理NB LIM等等。同时,又新加坡工厂和马来西亚工厂全力支持这个项目,比如各种文档、标准、临时人员以及提供各种培训。其中公司一次性就派出60名生产人员出国培训一年,这在中国制造行业绝无仅有。


在各方努力下,特别是ST方面强力推动下,深圳赛意法微电子终于在1996生产出合格产品并很快上量,其中最早的两条生产线:TO220SO8达到每天各1KK的产量,很轻易就超过国内任何一家半导体厂的产量。


ST以外的人来说,看到的是诸如高科技企业、最大集成电路制造厂、政府重点项目等等这些,但是对一个自始至终参与其中的工程师来说,却是另外的感受,他经历的是西方人的高效率、细致、严格高要求、团队协作、项目管理的严密。欧洲最先进的管理和人才就是通过这个项目来到了中国。这个项目的设计和建设承包方是中国电子工程设计院,当时是中国最大和最有名气的设计院。在项目设计阶段,中外双方讨论项目具体设计时,在谈判桌上,我看到,一方是中国最高的设计院的十几位不同专业的高级工程师,有结构的,有土建的,有电气的,有暖通的等等,一方是外方聘请的建筑顾问,就一个工程师,加一个助理;但是这个外方工程师却可以回答十几个中国工程师的任何技术问题,可见中西方的效率,也难怪这个建筑顾问,总共来了中国几次,停留的时间每次不超过48小时,但是ST却要支付他高达300万的顾问费用,这在20年前是个十分大的数目,可以在深圳核心地区购买30100平方米的住房。但是我们的这些教授级工程师并没有把这个建筑顾问放在眼里,直到后来忽略了顾问的建议,工程出现重大设计缺陷,造成了至少一亿元的经济损失,才知道这个顾问非同一般。


中国工程师几乎都不会说英文,比如这些负责项目设计的中国电子工程设计院的教授级的工程师,也是国内最顶尖的工程师,几乎都不会英文。20年前,在中国会说英文的人基本上不会来到企业,而是在大学做英语老师。这给中外双方的沟通带来很大困难。大量的资料,如何翻译?既没有人去翻译,也没有时间翻译。日常开会非常困难,中外人员无法讨论问题,外方非常不习惯。曾有一个外方高级管理发牢骚,说是在他们国家(意大利),连家里的狗也会说英文,意思是英文很好学。他问我学了多少年英文,我告诉他十几年,他说:“朱,你应当去做英文教授”。他们国家的人一般只要半年学习就可以说英文。


当时合资工厂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办事效率。我是第一个由ST中国公司派出国外培训的工程师。我的出国手续花费了半年时间才办好,其中竟然需要国家专家局的批文。这在现在是不可想象,当时确实是这样。无论是申请电话,还是申请用水,用电,时间都在半年左右,其中一部普通固定电话的申请费用高达1万元,并且要半年后才安装。


合资工厂的问题还有观念的差别。当时的中国,表面是已经全面对外开放了,但是实际上人们的思想还是没有与国际接轨。我记得第一次拿着自己认为写得非常好的英文报告给外方总经理看,这个意大利老总看到我花费半天写的诸如“在各级领导重视下,工程进展顺利,设计方,施工方,监理等等的工作热情高涨,工地一派繁忙,正在克服一个个困难。。。。。”的报告皱起眉头;他拿起笔,把我写的这些唰唰全部划掉,然后说这些全部是说了等于没说的内容,一个长长的报告全部给他划完了,然后他写上:


工地人数


第一层施工做什么


第二层施工做什么


通电进展


通水进展


这个事对我的观念冲击很大。我们天天讲实事求是,但是具体的时候就玩虚的,做事是这样,写文章也是这样,全写虚的内容。以上就是我在ST的起步阶段,时间范围在1992年到1995年。


  • 阅读(42511)  |   评论(33)  |   推荐(69)
网友评论
头像
  • 匿名文章很真实,骂人的也很犀利。
  • 2014/2/8 11:26:02回复
  • 头像
  • 匿名牛啊
  • 2013/8/2 20:09:42回复
  • 头像
  • 匿名我奇怪的是,既然你在ST待过这么多年,应该比普通的贸易商分销商有更好的渠道跟价格,为什么每次问你们家的货都是价格离谱,没半点优势,这叫人情何以堪?所以你们的优势在哪里?纸上谈兵吗?
  • 2013/7/27 12:40:47回复
  • 匿名:但可以肯定一点是: 原装正品. 这也是正规企业的惯例做法.不会因为关系而有价格歧视;不同的只有技术支持和更好的服务.
  • 2014/7/31 10:37:13
  • 夏小芳:太厉害了
  • 2013/8/1 13:39:23
  • 匿名:ST不是中国公司,有几个熟人就可以搞定。这种跨国公司内部非常严密的,不能用国内的思维去理解。国内的人只要有关系,什么可以搞定。
  • 2013/7/29 17:35:50
  • 头像
  • 匿名谢谢朱博士的分享,同时鄙视用些匿名的方式攻击朱博士的人,做生意跟年龄无关,好的经历分享出来,是对我们的鼓励
  • 2013/7/24 14:05:10回复
  • 匿名:那家伙就一跑堂的
  • 2013/11/15 17:10:24
  • 匿名:你怎么也用匿名?你在鄙视你自己!
  • 2013/7/26 16:35:42
  • 头像
  • 匿名好汉不提当年勇,像他同辈的全功成名退了,半百了还在跟前90谈生意,谋小利,没什么值得称道?
  • 2013/7/18 11:11:48回复
  • 头像
  • 匿名朱总原来做过广东粤晶副总,开会见过,SP中鹏封装塑封料叶如龙
  • 2013/7/18 2:44:54回复
  • 头像
  • 匿名人的经历太重要了!
    佩服朱博士!
  • 2013/7/17 17:08:26回复
  • 头像
  • 匿名当时确实是这种情况,就是申请个普通电话还是人工分机转接也需要排队,申请费用1万元左右
  • 2013/7/17 14:40:08回复
  • 匿名:当时深圳有权先拿到电话的在东门。火车站一台电话街边摆一天收入也有个一两千元收入,养家糊口还有不少赢利。
  • 2013/7/17 14:42:48
  • 头像
  • 匿名往日的艰辛换来今天的精彩。我们要向朱总学,以他为榜样多点付出,多点努力。加油!!!
  • 2013/7/17 11:11:48回复
  • 头像
  • 匿名如今的鹏程万里。少不了以往的千辛万苦。。
  • 2013/7/12 16:48:20回复
  • 发表评论(已有26条评论)
    看不清,换一张
    关闭

    积分抽奖

    您的当前积分分。

    写评论拿积分,积分抽奖最高可中iPhone!

    立即抽奖 >>